因为没钱爸爸的葬礼几乎「无人过问」,爸爸3週年纪念时,全村人

因为没钱爸爸的葬礼几乎「无人过问」,爸爸3週年纪念时,全村人

我爸突发脑溢血离开人世的时候,还没大学毕业的我觉得天都塌了,爸一直是家里的顶樑柱,妈妈体弱多病,一直靠葯养着,我跟妹妹都在上大学,爸爸撒手西去的时候我刚开始大学四年级的课程,妹妹刚上大一。

之前我们家底儿就不厚实,家里的所有经济来源就是爸爸给人做装修的工钱,虽然工资也有五六千(约3万台币)一个月,但是的确太累,这五六千块钱里有妈妈的葯钱,有我跟妹妹的学费,还有家里的日常开销,所以家里一直没有什幺存款,办完爸爸的丧事也就所剩无几。

办丧事的时候,我本来想办的漂亮些,爸爸辛苦了一辈子,我想让他风风光光入土,我琢磨了很久终于决定去借点钱。

我找的第一个人是我的大伯,大伯知道我的来意之后一直闷头吸烟,偶尔翻翻眼皮看看坐在斜对面的大娘。

沉默了五分钟之久,大娘发话了:坡子,你也知道你大伯家的情况,家家有本难念的经……

没等她说完,我告别起身离开了,几个叔伯家也就大伯家做点小生意有点钱,其他几家我也没必要再去碰一鼻子灰了。

让我意外的是,生前跟我爸关係比较好的一个邻家叔叔给我送来了两千块钱,并且说明不用我们还,我打心眼里感激,并且当着他的面写下欠条。

出殡之前,家里有很多事儿要忙,比如说打墓地,搭灵棚,买社火等等,需要很多人帮忙,我们这的规矩就是「孝子」(死者的儿子)挨门儿给近门子的家儿磕头报丧,他们知道了就会去帮忙的,当然「孝子」的地位越高,去帮忙的也就越多,我磕头报丧后来了不到十个人,很明显他们瞧不上我这个大学没毕业的孩子。

不得已我又到没来人的家里磕了二回头,这才又去了几个,勉强把事儿派开!

爸爸出殡那天我哭晕过去几次,我哭世道的冷漠,想当年谁家有个红白喜事能少了爸爸的身影,我真心替他感到不值!

从那时起我就发誓一定要出人头地!

大四后半年,当我们宿舍的很多人还沉浸在爱情的甜蜜中不能自拔的时候,我便开始準备工作的事儿了,由于我上的学校是普通的大学,要想一毕业就找个体面又高薪的工作是很难的,所以我就从基层做起,我在大街上给人擦过皮鞋,做过促销,在商场里搬过货,后来应聘到一家企业里做业务员,当别人把我的名片扔到垃圾桶,我就再拿一张小心翼翼放在旁边!

后来我积累了一些经验,还积累了一些比经验更有用的人脉资源,进公司的第二年年底我光提成就拿了三十多万(约150万台币)。

爸三周年纪念的时候,我把买车剩下的钱花了一多半,大概有十二三万吧,这在我们村里是很少见的,这次办事儿跟上次不一样,我要让爸爸风光一回,村里的好多人都去帮忙,但是我只喜欢雪中送炭,不喜欢锦上添花。

后来我找机会当着很多人的面,还给借我钱的那个叔叔两万块钱,他推辞不要,我说:叔,您当时那两千比这两万值钱多了!

接下来,我还要更努力的工作,我要让妈妈跟妹妹过更好的生活!

vi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