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今谈:中国经济火箭式发展的秘密

范 举

 中国的《史记》作者司马迁讲述了他自己着作《史记》的原因,就是因为受到了打击和挫折,仍然发奋图强,所以有所着作。「夫诗书隐约者,欲遂其志之思也。昔西伯拘羑里,演周易;孔子厄陈蔡,作春秋;屈原放逐,着离骚;左丘失明,厥有国语;孙子膑脚,而论兵法;不韦迁蜀,世传吕览;韩非囚秦,说难、孤愤;诗三百篇,大抵贤圣发愤之所为作也。」

 钱学森是攻读历史的,当知太史公之立志和奋起着述的圣贤经典故事。中国文化和圣贤的鼓舞力量是无敌的。他在受到了美国麦卡锡主义的残酷迫害之后,离开了火箭的老本行,着述工程控制论,开创了新的学科。

 工程控制论在美国着述,得益的是中国。中国摆脱了将近两百年的积弱,摇身一变成为了世界上经济第二体积的国家,这是一个历史的重大转捩点。  

 工程控制论的理论和具体操作,经过钱学森的推广,已经广泛地被中国领导人和科研机构领导人所掌握和落实,这正是中国短短的六十年,科技迅猛发展的最大秘密。许多西方获得诺贝尔奖的经济学者,都没有办法解释中国最近三十年经济急剧崛起的原因,其实,中国领导人充分利用了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和特点,再利用钱学森的工程控制论,第一步是培养人才,第二步是逐步提升工厂里面的生产技术,第三步是科研的题目要结合中国的现实的生产水準,第四步就是收集国际的科技情报,瞄準科技发展将会取得突破的领域,节省时间,集中攻关。

 一个国家,怎样能够用最短的时间,高速地发展科技,有一个方式方法的问题,有一个智取巧干的问题。即是说,什幺工业、甚幺科技研究应该放在前面,什幺工业和科技应该放在后面,怎样才能用最少金钱,取得最大的效益,怎样才能最快地超越外国?这里面都有许多科学的学问。钱学森的工程控制论,就是解决了这个问题。直到今天,美国人仍然不理解工程控制论对于中国科技和工业发展的重要性,仍然说,中国没有理由进步那幺快,许多技术都是中国间谍偷来的。这就是无知妄说。